這一群山區的小孩
/心受

「阿姨,你們是從哪來的?」我與同事走在一條通往山區的小路。遇到兩三個女孩,其中一個這樣問我們。大概是看出我們長得和她們有點不一樣,或者是聽到我與同事用著她們聽不懂的福建話在交談。「我們也是當地人呀!」我用當地的語言回答她。她帶著疑或的眼神又問:「那你們是菲律賓人嗎?」這時候,我仍用她聽得懂的當地語言跟她說:「我們是住在菲律賓的華人。」這時候,她開心地笑了,她旁邊的小孩也很開心地跟著我們走著。半山上有幾個男孩在掃著落葉。「你們家在這上面嗎?」我問旁邊的幾個女孩。「是的。」其中一個回答。「我們可以去你家看看嗎?」我問。「當然可以。」她們異口同聲說。小女孩們有著菲律賓人熱情好客的個性。於是我們邊走邊聊,其中一個女孩用不太標準的發音問我「謝謝」是中文嗎?我說是,但是說的時候發音要用力一點,然後糾正了一下她的發音。其他孩子也開心地學著說。女孩說她一直很想學中文,只是沒人教她,我讓她加了我的面書,答應以後可以教她,也跟她說其實網絡上有很多免費的資源,然後教她怎麼上網去找。一路上,他們學會了怎麼說“我”“你”“他”“我們”“美女”“帥哥”“我的家”⋯⋯等等。我當時想,要是我的學生有她們這麼好學的話,那該有多好呀!


路途不遠,一下子就到了她家門口,我們身邊又多了好幾個小孩,有男有女,有大有小。我伸頭望了一眼屋子的裡面,這不像是一個人的家,這像是他們所有人的家。房間裡滿滿的雙層床舖,像極了我中學時代的宿舍。我一下子明白了過來,這是她們的家,她們四十多個人,擠在一個條件並不怎麼好的小房間裡。沒有冷氣,沒有電風扇,
那時候樹葉不動,一點風都沒有,我站在門外,一直流汗,晚上不知道蚊子多不多。但是孩子臉上的笑容很是甜蜜、很是滿足,帶有一種山區小孩純樸的天真,我很喜歡他們。另外有一個房間是給男孩子住的,我沒去看,感覺也是小小的。兩個房間都有女牧師看守,也幫忙照顧他們的日常生活。

 

這些小孩來自不同的地方,他們的共同點是家裡貧窮,所以教會便出錢出力,讓他們也有機會接受教育,有地方住,平時他們要幫忙做家務,幫忙打掃房子與周邊環境。他們中年齡最小是五歲,最大是十五歲,那個十五歲的小孩一直跟著我說她想學中文,要我教她。
 

學校每年開學前都會舉辦一個所謂的TEAM BUILDING,今年的地點設在CCT Malungon Retreat & Training
Center。一個類似渡假村,也類似酒店的地方。這裡一共有73公頃的土地,但目前只開發了17公頃來建設酒店,旅舍,會議廳,學校,操場,游泳池。我本以為這是與往常一樣的一個商業場所,我們付錢,他提供場地,如此簡單而已,而沒想到這裡還住著這麼一群可愛的小孩。

 

學校的節目從早上安排到晚上,下午四點到六點,有兩小時的自由活動,可以去游泳或在房間休息。而我則選擇拿著相機到處走走。酒店的風景很普通,不外是樹木,花草。沒有華麗的裝潢,只有菲律賓式的樸實竹屋。我隨便拍了幾張照片,眼光被三個小孩吸引了去。一個手拿臉盆,另一隻手扶著中間的女孩,旁邊有另一個女孩,同樣扶著中間的女孩。我從遠處拉長鏡頭拍了幾張照片,但是由於距離太遠了,無法問清她們發生了什麼事。
 

在參觀完山區宿舍下山時,剛好又碰見了她們,這時才發現,她們是剛洗完澡,洗好了衣服,在往回宿舍的路走。「小妹妹,你是跌倒了嗎?」我問那個被人扶著的中間的那個人。「不是,我是腳不能走路,他們幫助我。」她說。我聽後一陣的心酸。感覺山區的小孩比城市裡的小孩更有愛心也更懂事。
 

「Ano po ang flower sa Chinese?
 

(花的中文怎麼說?)」「花。」我回答。有三個小男孩在我們下山時,一直跟在我旁邊,偷走了我很多中文。Mabuti呢?好。color?顏色。yellow?黃色。⋯⋯我們就這樣,在一問一答中下了山,成了朋友,我不知道我們是否還會見面,再見面時他們又還記得幾個中文。但是這一次的會議讓我結識到這群孩子,是我意外的收獲。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043451
  • 在线: 5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