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诗两首        陈扶助

      《一》

       笑中有泪

 

深院很静,

残阳微风中,懒猫酣睡着。

白发翁掩起泛黄的旧像册,

忽生奇想,

从楠木柜里找來一截红丝带,

悄悄别在老伴的衣角。

像动物的尾巴,

甩向东、甩向西,

这是一幅久違的童趣,

两老笑成一团。

黙然相视良久,

渐渐地溢满晶莹的泪花!

深院寂静,

懒猫不谙人间愁滋味。

                         2019年3月28日写

                                     

《二》

游子的悲情

 

那军阀与革命党搏斗的年代,

逃荒的孩子乘风帆远颺。

逐浪至赤道边缘,

在异族屋檐下,

在蕉园椰林里,

寻不到珍珠,

筑不成黄粱美梦。

逃荒的孩子,

伴着伶仃的身影,

夙兴夜寐,百忙中,

谁顾得几度花开花谢?

日子像辘轳般滚过,

逝川无痕、生命有极,

游子老矣!身后事却上心头,

问苍天:我非籍民、魂歸何处?

                      2019年3月28日写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998049
  • 在线: 6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