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寄鍾灵             陈扶助

 

   感谢鍾灵读完《我心未老、而足先衰》之后,写了很感性的留言。鍾灵这个笔名,髙雅而脱俗,无奈我的记性时好时坏,竟然想不起五年前的青岛诗会,曾结伴同唱卡拉OK的越南文友!  

 

    幸而、只隔一宿,山海湖的短诗登上了网屏,鍾灵就站在烟水沧茫的湖畔,梦幻般的景物、亭亭玉立的倩影,美极了。越南有如此秀丽的湖山,还有:小东、鍾灵、过客、众多才俊,怎不令人心醉,神驰向往呢?

 

      三月廿一日,我在粛穆的会场,意外地膝盖酸痛,动弹不得!怀着挫折与感伤的情绪,我瘫坐在轮椅上沉思了很久很久,我记住逝去的岁月,洞悉生命的极限,但沒有想到这么快就失掉自由。在沮丧时刻,我写下这篇:《我心未老、而足先衰》

 

      自青岛别后,鸿飞云散、各奔西东,我仍然辗转于澳洲黄金海岸、菲律宾马尼拉、中国厦门等地,过着《七口三家两半球》的候鸟生涯。平时爱饮醇酒、爱唱民歌的习惯依旧执着,想攺也改不了。

 

        诗不写了,澈底从诗人队伍退役,两年前、我在《商报、大众论坛》开闢《大题小作》专栏,用新诗分行排列的形式,撰写包括政经人文的简短评论,每周二至三次,已连续发表三百五十余篇,吸引了忠实而广泛的中文读者。

 

      经医生严格检查,我患了轻微的关节炎,打针后剧痛消失,隔天已恢复缓慢步行。但健康的警钟敲响了,餘音尚萦绕耳际。遵医嘱:我不可以奔跑跳跃,还要从身上减掉十公斤的赘肉!

 

        不参加越南诗会,是我爽约。期许有生之年,如愿踵门叙旧、不知贵地的新知旧雨,能否赏光陪我袒腹畅饮、击磬欢歌?

 

                  四月初旬寄自菲京    

 

 

留言:
  • » 陳老師,我們歡迎您來越南胡志明市。這裡的卡拉OK隨時可以找到《你儂我儂》的歌曲。曉東 - 01/01/1970 12:00 am
  • » 陈扶助老师,如果您来,我唱“大海”您听。青岛时听您唱大海,回越后,也就学会唱这首歌了。 不过,真怕您长途辛苦了。澳洲;菲律宾和厦门我都未去过。什麽时候约定,我过去探望您吧。请多多保重身体!祝福您! - 01/01/1970 12:00 am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204630
  • 在线: 7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