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城市到大草原/郭永秀

 

 

9月27日耀天和王晶的马头琴、吉他组合—吉马乐团在国家图书馆观景阁发布了他们的4首新歌。我也受邀上台朗诵我的一首诗《梦境的所在》。所谓的梦境,指的是内蒙古的大草原。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每天在人群中熙熙攘攘、庸庸碌碌地过活,很难难想象有一天到了大草原,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有如飞鸟翱翔天地间

 

2008年,承蒙周新华先生的邀请,我到了内蒙古的草原,过了几天悠闲悠哉闲哉的草原生活,那种情景至今仍然历历在目,无法忘怀。

 

记得其中一个早上,我们在草原上骑马驰骋,前前后后几个钟头,不像参加一些旅游团,只让你在马背上绕了一两个小圈圈就下来。在马背上的那一刻,感觉一切的束搏都没有了,人就像翱翔于天地间的飞鸟,自由自在的,在蓝与绿之间享受着没有污染的空气,以及一望无涯的大草原…… 湛蓝的天空飘着皎洁无比的白云(歌:蓝蓝的天空白云飞,白云下面马儿跑……),苍鹰在遥远的天边向我招手,而我似乎拥有了整个世界,那种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

 

最难忘的是,半夜里向天瞭望:整个天空,密密麻麻都是星星,简直没有一处空隙!居住在都市里的我们,好像都忘了星星的存在,很难想像这样的情景。

 

长调、短调、呼麦和敖包

 

蒙古的音乐,自成一格,他们旋律喜欢加三度顫音;还有一种特别的歌唱方式,称为:”呼麦”。”呼麦”能使唱者同时发出两个声音:一个是持续低音,另一个是高音的旋律。在全世界的歌唱方式里,也只有蒙古人有这种特别的能力—一张嘴,能同时唱出两个声音!

 

歌曲方面有长调和短调。长调的篇幅较长,短调多由四句组成,例如著名的《敖包相会》便是。提起敖包,它是草原上重要的标志:既是他们祭拜天地之处,是草原中的“灯塔”,也是青年男女约会的地方。

 

匆忙的生活中,我们是否应该走出日常生活的框框,体验一下另一种全然不同的生命方式?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237740
  • 在线: 6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