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常中写作

/于而凡

 

面对疫情,好多国家都很无奈,每日确诊人数就算不高飙,也迟迟不见降落。等待疫苗的研发成功与全球性的普及,就成唯一选择。抗疫之战就成持久战。在长时间内,我们要习惯与病毒共存,在无常状况下生活与工作,无奈接受 “新常态”。

 

从常态到新常态,似乎只多了防御意识,而实际上改变得会很多。社交习惯突变,实质碰面转为虚拟聚会。握手与拥抱不见, 亲昵的慰问化成社交媒体的表情包。朋友间饭局缺席,庆生喜宴无影,探病吊唁也失踪。

 

有了网络,人们将习惯在家上班远距离上课,宗教活动也搬到荧幕。在公众场合爱煽动群众的名士失去了舞台,宗教疯狂与大规模暴力也大大减少。

 

人类将彼此陌生,人际关系变冷漠, 但孤立的人们也会更独立,会往心走去发掘自身潜力。这虚拟时代也是一个数字化和理性的时代,是一个冷静、净化、和内审的时代。

 

一直以来,世界过度追求经济的增长,而严重破坏生态的平衡,今天大自然逼我们放慢脚步,是让我们自省吗?可足不出户的人们,仍聚在ZOOM里积极研讨,如何在困境中求增长。年轻人纷纷搞网售,电子交易迅速成新常态,为了适应新战场,不想落伍的都设法转型。

 

艺文工作者,常被想象成“不食人间烟火”,所受的疫情影响该也“较轻微”。别的艺门先不论,说起作家,还需要转型吗?自古书生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今朝相互不见面,文友天下存。作家宅在书房著书写诗,发呆时稿子早借网络飞向世界各地。和报纸杂志出版社编辑可以永不碰面,发表与出书也无碍。

 

是的,我们依然可以在隔离中从容写作。可在无常中,应该写什么呢?古人说情由景生,最好的写作心态是有感而发。在这压抑的岁月里,无法写出欢愉激情文字;少了社会活动,少了写作题材;没出游经历,又怎能写出情趣闲然的游记,或诗意灿然的词语?

 

在这非常时期,应该写与疫情有关的文字,才心安理得。而面对这世纪灾难,文学又能有何作为?

 

崇尚写实的小说家,将无从发力,电视上报道的现实比文字更震撼。喜爱虚构的编剧家,也哑然,视频“封城日记”记录片比电视剧更悲情。

 

散文实是更难写。疫情就在四周,读多了萎靡颓废的文字,会透不过气。激励人心的文字,也易流入空洞口号。最近编辑印华文集,检阅好多疫情文稿,多的是泛泛而谈共所熟知的信息,或唠唠叨叨讲述日常琐碎事,看来远离了大众的生活,文学也变得干枯。读方方日记,道听途说是其硬伤,书生不出门也导致目盲,而即时而写的文字,就容易患上以偏概全的弊病。

 

而诗歌呢?最泛滥的倒是口号式的抒情诗,或政治性打油诗。不过,还是出现了几首出色的抗疫诗,多是写出了众生像:或写医务工作者,或写快递小哥,或写志愿者。这些诗的成功,一律都是因为 -- 写活了人。

 

在网上,也读到几篇不错的微小说,看来,小说比散文更容易应对疫情。不过这些小说多是即兴应时之作,少了思想的深度。兴许只缘身在此山中吧!看那许多与疫情有关的名作,全都是劫后的反思写作。

 

有了时间的沉淀,才能酝酿出流芳的文字。同样道理,我们现时或许无法写出以疫情为题材的杰作,但是应该可以在此时,写出反思过往的作品吧!别忘了,好多传世之作是在流放或监狱中写出来。在这疫情笼罩的无常时期,虽然压抑和消沉,可也最适合去内省和反思。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6/02/2020 10:36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6/02/2020 10:32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23/09/2019 01:51 p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9/2019 07:03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14/07/2019 01:26 p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8/07/2019 10:56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12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09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8/07/2019 09:41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8/07/2019 08:48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332009
  • 在线: 8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