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生有命
                                                           / 氣如虹  
 
  人算不如天算,在這場新冠肺炎疫情侵襲期間,可算表露無遺,我和親友聯繫均離不開此話題。我更憑自己畢生經歷,認為命運對人生影響很大,主張聽命認命,接受命運安排。
 
  有人不認同,批評為消極心態,提出反駁:「既然命運早有安排,那就聽其自然好了,何必防控?有病是否無須醫療?」其實,古人留下的成語格言,都是經驗之談,志在撫卹遇上災禍時的慰藉。先賢們時常強調積極做人,事在人為,規勸努力奮鬥,如果失敗了,或飛來橫禍,那就盡人事以聽天命,聽命認命,會減輕內心痛苦,日後可重振旗鼓。
 
  談到《論語.顏淵》篇所言:「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也是古人累積經驗之談,不容抹煞。對於突如其來的天災橫禍,導致始料未及地撒手人寰,怎麼解釋?惟有順應「死生有命」之言,減少哀怨。
 
  昔日越戰期間,我見證過不可思議的死亡場合,最有印象是兩次發生在遠征柬埔寨國境。一次是1970年,在西寧省外的柬國邊陲行軍,進入克叻三岔路鄉村搜索,那天碰上越共零星游擊隊,躲在坑洞裡向我們放冷槍,開槍後即閃躲起來,我們中隊以大樹遮掩橫排還擊,中隊長看見那傢伙伸出頭來開槍,立即呼叫我們用榴彈槍和步槍進攻,打不中目標,稍停換子彈,他們又發射過來,好像電影警匪槍戰的驚險鏡頭,跟隨後面有位肥來隊友,向來膽小慌張,俯身躲藏,這次聽到前面槍戰精彩,想觀看究竟,就在他抬頭站起來的剎那間,對方子彈嚓的一聲飛出,他擋個正着,當場斃命,我們驚呼起來,游擊份子趁機拔足逃跑了。
 
  另一次是1971年,在柬國磅湛省大規模行軍,越南戰團深入追剿越共,在退出半途時,又遭攔截狙擊。那是我參軍最驚險的一次,以為會棄屍柬境,幸好神靈庇佑,化險為夷;有位隊友阿迪,卻不幸真正棄屍柬境。當時戰況嚴峻,難以復出,整個戰團被圍困,紥軍在空曠田野,等待美國軍事顧問要求B52戰機在附近轟炸一遍,我們才衝出重圍。那晚防守,阿迪佯裝不舒服告病假,可轉移到醫護隊那裡,不用半夜守更,不用站崗放哨,免去危險,行軍不必作前鋒,較為安全。連日來傷亡,我的小隊只剩下六人,我看不過眼,向中隊長建議召他回來,加強陣容,中隊長宅心仁厚,感慨地說:「他害怕就讓他安靜一下吧,我們的處境都很危險,等明日衝出重圍再作打算。」翌日復出,我們步兵坐在裝甲車上,持槍指向兩旁隨時還擊來犯,在經過對方曾埋伏的路段,裝甲車加速馬力衝過,哪曉得, 偏偏在這緊要關頭,乘載醫護隊的車輛突然死火,發生故障不能轉動,車上士兵要匆忙跳下,分別搶着爬上其他戰車接載,不知何故,阿迪跳下時背囊勾住什麼的,令他踉蹌跌倒在地,後面的裝甲車正疾馳衝至,無法急速剎掣,硬生生輾過去,駕駛員顧不得那麼多,繼續衝出危險境地。
 
  還有,我有位女同學的丈夫,家境較好,用金錢賄賂上級,在軍中取得發餉員的職位,平日在西貢後勤軍營,甚至可以留在家裡,只有每月發薪的幾天往前線一次,安全大吉,不用像我這樣出生入死上戰場,我很羨慕其好職位,卻不幸在一次前往發薪途中,由西寧至柬埔寨路段,吉甫車碰撞埋伏地雷爆炸身亡。 
 
  以上我所見到的死亡場合,不可思議,難以預料,除了以「死生有命」來安慰其親人外,還有什麼可解釋呢?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领袖要接受职前教育
bPzyYpGFcB
19/01/2021 01:24 am
文章: 领袖要接受职前教育
srLtThDMCYH
19/01/2021 01:16 am
文章: 舊屋翻新
vVPZOnJH
12/01/2021 12:12 pm
文章: 舊屋翻新
RAzvbrKqwnyBTdpu
12/01/2021 12:07 pm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6/02/2020 10:36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6/02/2020 10:32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23/09/2019 01:51 p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9/2019 07:03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14/07/2019 01:26 p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8/07/2019 10:56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376359
  • 在线: 7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