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不坐,皆是春日

詩: 葉莎 

評論:王海烽

 

窗外,並無人影
扶疏的只是流動的時光
花木有情
深深向風致意

去歲,秋天雙眼明亮
一次任性
吹散兩季繁花和綠意
有人自願為蝸
居於落葉之間
喜嗜枯萎

沉思何所緣,何所斷
何所離,何所修

一年又來
人影不再花木
我的落葉再次扶疏
淡淡如一張座椅

坐,不坐
皆是春日
-------------------------

 

上海詩人王海烽賞評:

讀臺灣詩人葉莎的這一首《坐,不坐,皆是春日》,恍然覺得:春天真的近了。

而我卻像極了那“自願為蝸之人,居於落葉之間。”

葉莎是臺灣頗有代表性的詩人,她的詩歌溫婉、恬靜,詩中的意蘊常如抽絲剝繭,初而淡,始覺濃。

語言,只有超出了語言,才更覺有味。或可說,懂得“留白”的詩人才是高手。總有些什麼在文字之外游離,使得讀者想要抓住、想要明瞭,想要代之一吐為快。而善於表達的詩人是節制的,她絕不願把話說盡,把意思說透。而在那未明的破曉前,隱藏著萬道光芒。

葉莎的詩中常有這樣朦朧的寫意,輕描淡寫的表達,而一種熱情在其後隱藏著。

在這首詩中,作者清淡地描摹著春日的景致,“窗外,並無人影/扶疏的只是流動的光”,只開頭兩句,典雅的意境便躍然紙上。順帶說一句,葉莎亦是位攝影家,她的攝影與詩相得益彰,而在詩中屢屢出現的光影的微妙描摹便不罕見了。

這時,作者有一次意識上的漂移,忽然地想起去年秋日的事,“去歲,秋天雙眼明亮/一次任性/吹散兩季繁花和綠意/有人自願為蝸/居於落葉之間/喜嗜枯萎“跳躍地表達,乾淨、明麗。留出很多想像的空間,最喜最後兩句“有人自願為蝸/居於落葉之間”,真是妙筆。

為何離群索居呢?“沉思何所緣,何所斷/何所離,何所修”,如是沉思之人,想必已經退出了凡塵之外,入於飄渺之境。一春一秋,一明一暗,一生一死,而令全詩禪意悠然了。

“一年又來/人影不再花木/我的落葉再次扶疏/淡淡如一張座椅”這“座椅”之喻,叫人直歎:如何想來!這裡有一種經過沉思之後的“放下”。
那麼,“坐,與不坐,皆是春日”。一偈成禪。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163009
  • 在线: 8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