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逺的依奇克里克

                                                /迦南

 

一陣如歌似吟的熱瓦普彈奏聲由逺至近,響彻了沉睡多年的天山沟壑老石油廢都依奇克里克,像陣陣清爽凉風吹拂在這片炎熱荒蕪的廢墟荒漠。午後的陽光熱熱辣辣、偏偏依依的潑灑在一个手撫熱瓦普,嘴里絮叨、吟唱的漢子身上,也爬满在没有房頂和門框的棄屋牆面和木窗架上。

琴聲戛然而止,漢子沉靜在童年和少年時的回憶裡。這廢屋斷牆就是他家的老房子,他還從牆角雑物堆裡找出當年的小玩具狗熊娃娃。

漢子爬上牆頭最高處,他掏出手機,翻出與眼前情景差不多的一張照片,比對着。那可説是依奇克里克的全景圖,零零散散的棄屋、殘壁掩映在灰蒙蒙的塵埃雾氣裡像一座座坟頭,外面圍着一行大半圈草木,烏溜溜、灰灰黄黄的,猶如成批結隊的不同人群集體掃墓、祭祖超度,那草木葉子稀稀疏疏,更像煙花、香火。漢子从背包裡掏出望逺鏡,擧到眼前,當年的學校和街區道路尚可辨認,他還看到一座屋檐下土牆上大筆刷出的《石油工人之歌》裡摘出的標語:“天不怕地不怕,風雪雷電任隨它!”標語旁邉畫著一個高大魁偉、圍白毛巾、頭戴鋁盔的石油工人青年半身畫像,上面偏紅的廣告色譲他想到火紅的年代,及至演唱這首歌或扮演這一角色戲的標凖打扮。

琴聲再次响起,重復著前面他自冩自編的《永逺的依奇克里克》,接著又是其改編過的如吟似唱的《石油工人之歌》。歌聲引來了三位老石油工人背包客“驢友隊”,他們蹲在另一棄屋牆角靜靜聆聽、心裡默唱。琴聲和心唱歌詞把他們带到:“錦綉河山美如畫……我當個石油工人多榮耀”的年代。雖説那時個個瘦不拉幾,不像那站街頭的標凖畫像,卻都有頂天立地“为祖國獻石油”的雄心壯志。可惜時過境遷,依奇克里克的遺老們獨有雄心壯志和“螺絲釘”精神,再無用武之地,因爲早已過了不需要大幹加苦幹乃至可以調配、像螺絲釘總有地方可擰、可安置的吃大鍋飯年代,即使打出新油井也不需要這様一個油都的人馬跟顧。當唱到“哪裡有石油哪裡就是我的家”時,三人不約而同地唱出淚花。對他們來説,自從走出依奇克里克,就再也没有家,或哪裡都没有家的感覺,他们寕願一輩子守望在這個父子兩代开辟的可稱大慶油田之“先輩”的山谷油城。

漢子從背包裡掏出旅行大水杯,倒水在杯盖,望著正前方慢慢品酌,像品美酒瓊漿。眼前的情景恍如隔世,更猶如走進輪臺或亀兹古國,“來,來,來!與尊敬的國王們共飮一杯家鄉水!”漢子擧起杯盖一飮而盡。他想象著與輪臺國王和亀兹國王相聚共飮,談古論今,還不由自主地用手攏攏被風吹起飄揚的小分頭髪梢,心想:“説不定哪位國王還領出公主相見呢!”

“啊美麗的亀兹公主!”他似乎牽到了一位公主縴細的手,爲甚麽是縴細的,他也説不凖,總之,不像壁畫上的。他閉上眼睛,開始遐想……

陽光不知何時已變斜、變成金黄,照得樹頭、草尖泛出橙亮的紅晕。漢子背起熱瓦普,輕彈著,哼唱起岑參《走馬穿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的詩句,走出自家那没有了房頂的老屋……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佳節思兄
秋迪老师的这一篇充满亲情的回忆,令我感动。是的,人生苦短,天各一方,从此只有在回忆里思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在飞机上,看雲
我也非常非常喜欢观赏飞机下的云层。每次都拍摄很多不一形状的云朵,独我觉得挺兴奋的!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956314
  • 在线: 5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