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蘭之戀號角

   

   清晨,在一條陌生的道路上信步,第一直覺是南蘭的天氣比臘戌冷些,白濛濛的霧夾雜著微粒的水分子低空散落,路面也因而變得潮濕無塵,空氣洗滌過一樣新鮮,我尤喜歡這樣的早晨。

 

        兩個小比丘披著單薄的袈裟蹲在路旁殘餘的火堆邊取暖,顫抖的小手不時的撿拾周遭的殘枝碎葉往火堆裡放,那畫面不能說是詩意,是讓我看見對生活乃至對生命的一種體認。

 

        早餐後,我獨自在店門外,想一個初次睜開眼睛看世界的嬰兒一樣,好奇的向馬路四處張望,但總覺得許多都是似曾相識的畫面,車輛、行人、單車、鴿子、牛、稻田……。

 

        於是,我低下頭尋思,一朵鮮紅的玫瑰,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躺在腳下的溝渠裡,可能因為浸泡在活水裡的關係,所以看不出這朵玫瑰被丟棄了多長時間,花瓣無損,綠葉依舊在水裡搖擺著……也許是水太淺,或者「玫瑰」太重,所以一直沒有被時間帶走。

 

        朋友們買單了,我轉身,想起今天是2016的第三天,而這朵鮮紅的玫瑰,這份沉重的愛,在這淒美的轉角,在這潺潺的流水聲中,曾經有過多少甜蜜?

 

    有過多少淚水和掙扎?

                                                                

                         2016.01.03晨,於南蘭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238374
  • 在线: 4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