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网络赌博跟种罂粟有差别吗  陈扶助

 

2019年7月17日商报头版刊佈了

八個穿橙色囚衣的中国青年,

他们好生面善、似曾相识呀!

前几年我有事经常穿梭於岷厦之间,

同飞机的总有一群年轻的男女同胞,

讲普通话或闽南方言,戏谑时夾杂着粗嘴。

我猜想他们是大專毕业班组团出游吧!

曾经主动找他们暸解,

大多数支吾以对,不肯透露來菲的目的。

最近经报刋揭露,才听说有数以万计的华青,

受聘在大岷区从事网络赌博。

这是士农工商之外的特殊行业,

老华侨不熟悉,也沒有生活方面的接触。

前月间,有亲戚自故乡來岷工作,

他们的身份是游客、服务对象是华人,

所以不需要用外语外文沟通,

月薪都用人民币支付,约八千至一万上下,

比较内地二三线城市,

非技术人员的待遇好多了。

有些匪夷所思的传闻,似乎得到印证,

说什么:餐饮店只招待中国客,

华人绑架团伙來菲做案,

苦主都在大陆付钱;

某些地段的地皮房租,

屡屡发生不合理的抬价迫迁事故!

这叫笔者联想到,农夫种罌粟大麻,

收入好过种稻粱黍菽,

但毒品的受害者何止千百?

在国外从事网络赌博,

坑陷的全是大陆的家庭,

相信掌握权力、担当责任的官吏,

不会坐視白蚁腐蚀、袖手旁观吧!

 

                2019年7月20日岷寓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998017
  • 在线: 8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