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魯迅故里

/氣如虹

六月一日,第十屆東南亞華文詩人大會暨「東南亞華文詩歌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把握整天時間,已經由開幕式,展開全體會議與分組研討,然後總結發言,詩歌的話題告一段落,宣佈閉幕,詩會圓滿結束。

第二天,主辦單位安排文化考察,由浙江越秀外國語學院錢虹教授負責帶領,讓來賓認識紹興的著名文物,上午是遊魯迅故里,下午是逛安昌古鎮。

九時許,我們抵達魯迅故里,只見正面是寬闊的廣場,向街的大牆壁,一邊書寫著「魯迅故里」四個大字,一邊是魯迅抽煙的大頭像,前面地下有一些石雕人物。這時遊客陸續到來,人頭湧湧,招待參觀入口處更加擠迫,令我感到意外。我以為今天星期一工作日,遊人不多,誰知國內外遊客這麼擁擠,摩肩接踵,如果是假日,豈不是更為熱鬧!每批遊客抵達都在廣場拍照留念,我們經過一番等待,才爭取到空檔拍攝一幀大合照。

魯迅,原名周樹人,是中國近代的文學家,擅長描寫國人一般習以為常的劣根性,警醒日益落後的社會,以《阿Q正傳》最為著名;人們最讚賞他的名句是:「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這兩句出自他的七言律詩《自嘲》,全詩八句如下:「運交華蓋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頭。破帽遮顏過鬧市,漏船載酒泛中流。横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

我在越南堤岸番禺小學讀四年級的時候,常聽主任陸偉文老師提起魯迅和阿Q的故事,深印腦海;跟著在萬國晚報【學燈】版結識陳玉清文友,她擁有《阿Q正傳》,我即借來閱讀,是第一次欣賞到這位大文豪的著作,引起濃厚興趣,動筆寫了一篇《阿Q過中秋》,投去中國日報【學藝】版發表;後來我又寫了雜文《我與阿Q》,投去香港《當代文藝》發表。過去有此淵源,今回來訪魯迅故里,不多不少有點親切感。

魯迅故里,可算是紹興市內的歷史街區,保存了魯迅原有的居住房屋,及其少年生活過的地方。遊客參觀,要帶備身份証明文件,以便每個景點檢查時使用,服務中心有人員詳細指示,我們詩友團人數多,劃分兩組,派出兩名導覽解說姑娘引領,大家跟隨前進參觀。由於遊客擁擠,解說員不使用傳聲筒高聲講述,而是借給每人一個耳機,塞入耳朵,只能聽見自己所屬的導覽解說和指示,不會影響別人,減少喧嘩,真是很好的辦法。我是初次見識到這特殊的遊覽說明方式,證明人在困境中往往能發揮創見,解決難題。

遊魯迅故里以及附近的文化遺產,都是觀看陳舊的東西,對於嗜好寫作的人,對於喜歡文學的人,對於探討古董的人,才會提起參觀的興趣,才會聚精會神的注視。其他遊客,步過略為眺望,不會引發特別感覺,反而行經紀念品攤位,樂於揀選物品,掏錢購買,我的太座就屬於這一族群。

列隊進入參觀,人潮湧勳,跟隨解說員順序指引,經過廳堂、書房、閨房、繡房、浴室、百草園、三味書屋等等,我除了耳機收聽講述,也聽見太座邊行邊喃喃自語:「這裡就是廳堂,」…「這裡是書房,」……「這裡有蚊帳是睡房,」……「還有沖涼房,」……「這是後院的小花園,」……「這是讀書的地方,」……大概向我表示只是間普通的房屋,沒有什麼特色,有何好看呢?因為她不懂得魯迅,感到乏味。各個詩友則興緻勃勃,傾聽解說員的敘述,左顧右盼,實地觀察,並爭取時間攝錄取景。在參觀「德壽堂」、「思仁堂」和「蘭亭」等處,覺得很有紀念性,遂叫太座替我拍照留念。

遊經「魚樂國」,古色古香的建設,前面圍繞是魚塘,錦鯉暢游,盡享如魚得水之樂;魚塘上建藝亭,藝員正在表演古裝歌劇娛賓,真正值得欣賞的景點。步行到外面的一道牆垣,嵌砌有「民族脊梁」四個金黃大字,頗有氣勢,我夫婦就拜託鍾玲文友替我拍下照片,等離開中國後擺上臉書網頁,讓全球親友鑒賞,在中國境內是無法使用臉書的。

整個上午遊覽魯迅故里和附近的歷史文化遺產,錢虹教授帶領的文化考察暫歇一會,中午返回越秀餐廳用午餐,下午繼續遊逛安昌古鎮。

2019/6月上旬,脫稿於越南寓所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043472
  • 在线: 6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