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夏日序曲

/迦南

 

三葉一踏入這座垂柳飄葉的水鄕蟬都就感到猶如置身於一首夏日蟬歌,盡管還不是蟬兒賽歌的盛夏,可零零星星的蟬鳴更令他欣喜。他阿葉覺得一兩隻蟬鳴聲更有詩意,或獨唱或對鳴,就如他見過的畫家阿祺筆下那些蟬,包括那幅《孤獨的蟬》中那扒拉在樹壑枝窩皺皮上鼓腹柔聲細唱的蟬,雖説這畫中蟬怎麽個唱法或怎様腹肌伸縮顫動也只是憑兒時的經驗感覺。

其實那隻蟬一點也不孤獨,只是被畫成主角罷了,畫的右上角不僅有一聽者同類,還配有詩句:

吱吱唧唧吟唱不已,每秒萬次伸縮腹肌。

枝頭聲聲意境禅機,生命升華盛夏在即。

……

畫中那隻孤獨的蟬也像個多愁善感的思想者,它底下樹根邊的土塊和落葉間有蟬蛹猴龜子破殻鉆出,還有完全脱殻的“自由身”們在等待身子變黑,羽翼變硬可飛。

“有膽,有勇氣就飛到迄個樹頭去尋其啊!隔逺山叫嘅叫來唱去,有何乜用?冇用嘅!”走在護城河邊的三葉自言著,顯然他把眼前的蟬聲樹影與阿祺的畫面揉成一幅更有想象空間的鮮活畫。接著,他又有所發現似的心裏説了一句:“人也是恁欵式!”蟬聲吱吱唧唧,此起彼伏地響起來,樹頭、枝葉上的蟬們似乎異口同聲的在如歌似唱地説:“知了,知了,你心裏想的和冩在眉間的,俺們蟬類全明白,都知了!”三葉抬頭一看發現自己被樹和樹上的蟬兒知了們包圍了,竟毫無察覺,不知何時到了這個多樹之園。

有人拿著手機拍蟬,還有畫蟬與景物速冩的,三葉來回看著,他對面園心水亭裏一位畫師正在用平頭筆畫翹首凝望的他。没多久,蟬聲戛然而止,寧寧静静的過了一分半秒的。就在一聲鳥叫,兩聲蛙鳴之後,蟬們如變了唱腔、歌喉、叫法,山呼地響地慌叫高喊起來。原來知了們在驚叫報警,一夥穿著藍不拉幾灰不溜秋的伙房幚廚服的人正拿著網兜和帶爬的竹竿在抓蟬,蟬們除了聲嘶力竭的驚叫,就是不飛不動的被一爬一爬的往網兜裏刮,三葉走過去制止,叫他們不要拿蟬做菜,説蟬們是頑強生靈,它們好不容易在地下二三年甚至十多年才長成,就不要吃他們;對方一個啃著油炸知了猴串的瞪了他一眼,駡了一句他聽不懂的話,三葉回瞪他一眼,走開了。“可憐的知了!”三葉一步三嘆走出這個門口冩著狂草歪扭字的人造景園,這不同尋常的蟬聲譲他阿葉想到“羊在剪毛之人手下無聲”,更想到他自己;在他看來,蟬這様的哀鳴或羊那無可奈何的沉默,都不能自救,都一様任人宰割擺布。

“不嘗嘗我的烤蝼猴啊!”門口一個賣熟蟬蛹的小販坐在擔頭扁擔上,左手拿著箬笠當扇子,一邊給自己扇風,一邊向三葉招呼。

三葉擺擺手,嘟喃一句:“真殺風景!”逃也似的跨出園門,還唱起一兩句即時改編歌:“我是一隻孤獨的蟬,飛呀飛……!”是自嘲,還是自我欣賞?是反唱飛不起來的自己,還是勸説身後園裏那些未被抓走的蟬們乃至所有蟬類?是希望?是祈願?是祝福?或只是使自個兒酷然,譲聽者飄!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6/02/2020 10:36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6/02/2020 10:32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23/09/2019 01:51 p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9/2019 07:03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14/07/2019 01:26 p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8/07/2019 10:56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12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8/07/2019 09:09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8/07/2019 09:41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8/07/2019 08:48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263265
  • 在线: 9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