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再祭
——记雅加达五月暴乱
 
/于而凡
 
世界战争也不敢对它叫阵
不费一粒炮弹
片刻之间
已把千千笑魂沉沦
 
血在街上惨叫
一夜之间
苍老的河水
恢复腥红的记忆
火在空中奸笑
几度轮回
水底的冤魂
从百年长睡中惊起
当年
荷兰军靴下倒伏的阿娇
带着红溪旧痕
惊醒在
五月共和国都的强暴
 
同样的庙宇巷
同样的阿华铺子
没见到一个荷兰兵
同样嘶喊着前世的无望:
“不要    不要    求你   不要。。。”
百年前殖民地的挣扎
继续在独立国土登场
那天
合上眼睛前
她没看见烧红的河水
却看到了烧焦的太阳
 
雅加达   
风没有吹   雨也不下
季节早把这瘟城抛下
留下五月的太阳
默默见证兽性的狂欢   
在这烧焦的土地
椰树不再摇曳   
根也无从扎下
卑鄙妒火把归心扼杀 
几代游子
再次失去了家
 
别向天追问
百年来群群野心狼
把仇狂病毒深咬在盲民心上
阿华的血汗铺房
阿娇的新娘嫁妆
不过是权位战的陪葬
权欲在残肉上唱欢
诸神躲在寺堂里哑然
别寄托祈祷声
圣经里爱字早燃成恨
轻易把血汗烧成尘
别向天主求助
那天毁灭唐城时
撒旦曾多次借用他名字
 
雅加达   
风又再吹   雨又再下
摧残的草木又再萌芽
可那赤道的太阳
怎么把血证连同记忆
快速从犯案现场剥去?
阿华    阿娇
在你尸体上
政客们趁势崛起
行凶血刀套上天使的笑
民主美名下
收割失忆的一票又一票 
 
阿华    阿娇
迎春花已从废墟中盛开
你可听到鞭炮声响?
阿华    阿娇
严冬冰梏已给祭血敲开
可有人给你发奖状?
阎罗王无法
把烧焦的面容写进名单
人类文明史上
又一个失语的无名牌坊
雅加达
风依旧吹    雨依旧下
萎靡歌声继续在忘我中喧哗
 
无助的红溪冤魂
唯有把旧痕连同新疤
再次沉到水底
在流光长河中
无奈地等待
哪一年   
哪一个五月余孽
再次把她从遗忘中唤醒?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208854
  • 在线: 7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