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机

/袁霓

 

前往雅加达苏哈机场的高速公路上,不知什么原因,前方大堵车,李湘仪焦急地不停看着表,”怎么一大早就堵车啊,这么堵,到机场飞机都飞走了。” 他转头看着驾车的老婆,开快点啊,他催着。

“我也想快啊,可是前面的车都不动,我怎么快?”

“哎呀,怎么办?”李湘仪急得六神无主。

前方刚好有一辆高官或大佬的车有警车开道,她赶紧把车开到大佬的车后面,紧跟紧趋,冲过了紧堵的车群,驾到了机场的国内航线大门入口处,车还没停稳,老公就打开车门,一个箭步跑下去,因为只打算出去一两日,李湘仪只带了一个随身的小行李。看着老公疾跑的身影,她看了看表,剩下40分钟,希望来得及,她心里想。

本想驾车回家,但又担心老公赶不及上飞机,她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到停车场泊车。把车停好,她打电话给老公,老公接了电话,“还来得及Chek In 吗?”她问。

“还在排队,希望赶得及。”

“那我等你一下,如果赶不及上飞机,我还可以载你回家。”

“OK。”

在停车场里,她拿着手机与朋友聊天。与朋友聊天时间最容易过,不知不觉都半个小时过去了,她想打电话问问给老公到底进机舱了没有?如果顺利她可要回家了。

就在这时,她的朋友圈里发了一个消息,一架飞往邦加的飞机,起飞13分钟后失联,估计在爪哇海坠落。

她脑袋“轰”一声,再也无法思考,那不是他老公乘坐的那班机吗?

她打开车门,飞跑回机场,看到机场上的人都在跑向机场的询问处。她也跟着人群跑,跑啊跑,一边跑,一边叫,“老公,李湘仪,李湘仪,在哪里?你在哪里?”

她的失态,没有人去注意,机场里的每个人都神色凝重。她也挤在询问处的人群里,跟着人群问那些千篇一律的问题。

机场工作人员很耐心地回答他们:现在还没办法获得确凿的信息,还在调查中等等的官方回答。人们得到这种不是答案的回答,都不愿散去,他们死死等待一个奇迹,一个绝望中有一丝希望的奇迹。既然还在调查中,就表示还有可能降落在什么地方,而不是坠机。

她惆怅地坐在候人的长椅中,不停地拨打老公的电话,老公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中,

不知道要继续等待或回去料理小孩上学?

她打电话告诉娘家人,她在机场等待消息,要妈妈去她家照顾一下小孩,她不敢给婆婆打电话,她听家里工人告诉她,婆婆听到飞机失联的消息,已经晕倒了两次,现在小姑在照顾和守着她。她也怪可怜婆婆的,大儿子乘坐马航失联,始终没有真实的消息,几年了,她的精神总是在恍惚中,一直说,尸体没有打捞到,我就认他还活着。现在二儿子又失联,可以想象她的打击有多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浑浑噩噩地等待中,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听,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她熟悉不过的声音:“妮娜……”

她的眼泪马上崩决,“老公,你没有飞,你没有坐那一班机,是吗?”她边哭边喊。

“我飞了,我改乘了别的航班。”

“你现在在邦加了吗?”

“不,我在巴厘。”

“你在巴厘?你怎么会去巴厘?你不是要去邦加签合约?“

李湘仪没有回答。他看着站在前面对他笑脸盈盈的美丽的脸,心里想着,本来就没有去邦加,他只就买了飞巴厘岛的,要跟前面这个情人度假的。

抵达巴厘岛后,他才知道他向老婆撒谎说的航班出事了,他挣扎了很久,心里想,要不然就乘这个坠机让自己在人间蒸发掉,好跟情人双宿双飞。然而终究,他抵不过自己的良心,还是给老婆打电话报平安。

“就这样啊,我没事,也告诉妈妈我没事。“李湘仪想要放下电话。

“妈妈听到你的飞机出事,晕倒两次了!“

“跟妈妈说,我办完事,过几天就回来了。“ 他忽然有点难过。

“好好好,办完事就快点回啊。吓死我了。“

李湘仪放下电话,前面的女人马上投入到他怀里,不晓得为什么,他抱着那副让他神魂颠倒的躯体,竟然没有感觉。

 

 

 

 

 

留言:
  • »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 23/09/2019 01:51 pm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003339
  • 在线: 6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