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遇“同鄉” / 秋笛

 

幾個月前,老麼要我和他們一家回廈門。我想想,退休後,閒得很,就決定與他們同行。

        在廈門,有一天早上,他們說要到海邊去玩玩,問我要不要ㄧ起去。

        我想了想,已經ㄧ大把年紀,早過了在沙灘戲水遊玩的年齡,因此就搖頭說:

        「我不想去。你們去吧。好像有衣服應該洗了,你們自己去吧。」

        「可是妳一個人在家,可以嗎?」

        「可以。我退修後,在馬尼拉,不也是經常ㄧ個人在家?」

        「可那是馬尼拉。」

        「有什麼不ㄧ樣?我覺得廈門挺好的。沒事。你們去曬曬太陽,呼吸廈門海濱的味道吧。」

        「真的沒問題?」

        「能有什麼問題?再說,真有問題,我就找對面的朋友。」

         他皺皺眉頭 : 「真的不和我們一起去海邊?」

         「放心去吧。好好照顧小孩。拜拜。」

 

        他們走了。

        我把髒衣服放進洗衣機裡,再把房子打掃打掃。

        中午,到外面吃午飯。然後就搭上大巴到SM廣場。

 

        在SM,這裡走走,那裡看看; 累了,就買果汁,坐在走廊的長椅上休息。

        椅子上有人,一看就知道是「同鄉」。

        我向她點個頭就在她身旁坐下。

        「菲律賓來的?」她問我。

        「是啊。」

        「自己ㄧ個人?」

        「和小兒子一家。他們早上就出門,我一個人在家,無聊,就來逛逛。」

        「是不是有兩個小男孩?」

        「是啊!妳見到了?」

        「剛才看到他們了。兩個男孩,挺可愛的。」

        「同鄉」也是與子孫一起來,不想走動,就坐下休息。

        和「同鄉」聊了一會兒,就聯繫老麼,約好幾點鐘、在哪裡見面。

       

        回到住處,想想有點好笑 :

        "同鄉"?   誰是我的"同鄉"?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003375
  • 在线: 7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