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上天堂了!         陈扶助

 

有人邀我皈依西方的宗教,

说死后可以上天堂。

我认真考虑了几个问题:

这种西教源於西国,

信徒多数是欧美人士,

我进了天堂身份是什么?

是移民呢?还是少数民族?

我的母语是中国话,

英文外语只是AKI-AKI并不灵光。

和蓝眼金毛的大隻佬,

生活在一起、他强我弱,

心里着实有点虚。

我怕种族歧视,

决定不上天堂了!

如果死而为鬼就能飘来飘去,

我乐意游荡于岷厦之间。

华侨义山有些老朋友,

包括好几位已故理事长,

想找点差事、讨点祭品也不难。

最重要的是乡谊、乡音、

文化习俗、安全感等等。

         《注:AKI-AKI是老华侨口头禅:阿已阿已赚钱糴米》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佳節思兄
秋迪老师的这一篇充满亲情的回忆,令我感动。是的,人生苦短,天各一方,从此只有在回忆里思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在飞机上,看雲
我也非常非常喜欢观赏飞机下的云层。每次都拍摄很多不一形状的云朵,独我觉得挺兴奋的!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929992
  • 在线: 5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