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月

 

曾以為,月亮的高度

只有詩人的酒杯

才能搆得著

今夜,月兒竟垂下它高潔的身姿

在我矮小的窗邊竅望

我寂寞的酒盞呵

遂蕩起了歲月的波光

 

三盃兩盞過後

趁月兒醉倒西樓

我把手伸進月光之中

想要摘幾片李白的詩句

卻不知我摘下的

是五花馬換來的《將進酒》

還是猿聲啼絕的《蜀道難》

 

-------號角“五邊形”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於溫薩吉。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156658
  • 在线: 7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