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里的“隐晦”/懷鷹

--叶竹诗《深山》(印尼)

 

你说你怕来到这里

深山中的废墟

 

奇形怪状的树会走动

高楼大厦围起的森林

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深夜里

很多很多无理取闹的声音

 

车流流成的小溪

水很浅

但仍然可以淹死过路人

 

这里不用火葬

许多牺牲品就地执行

站在枯骨的软垫上

我们用颂歌

赚取一点外快

 

诗题为《深山》,是意有所指,这是一般借喻的手法,以此喻彼,而达到形象过渡的创作目的。深山是一个形象性的语言,它让你联想起和山有关的一切自然景观,但其实是披着一层“伪装”的外衣。诗人所写的,并非是山里的故事。

在诗人眼中看来,城市有如一座山。山里的景致,仍然也可搬演过来,套用在现代城市里,于是我们看到诗人笔下流泻出的“伪装景观”--奇形怪状的树、森林、小溪等。被移植过来的景观,已经变了形,或赋予新的生命,不再是原始的地貌。

我们要了解的是,这些被移植过来的“景观”,被诗人赋予什么形象?诗人移植这些景观的动机是什么?换句话说,诗传达的是什么讯息?诗人的思维、情感通过这些景观爆发出什么“芒点”?

诗里有几组画面,有动态描写,有色彩和声音的交织,还有人物--即你和我。人物在诗里只是处于陪衬的角色,诗人的重点不在写你和我,实际上,你和我是二而一,你即是我,我即是你,人物在诗人笔下是作为“牵引者”。所以当诗人说“你说你怕来到这里”,我们可以从反向思维来看,即是“我怕来到这里”,为什么呢?因为“深山”里有一座“废墟”。深山怎么会出现废墟?曾经出现过人烟或出现过文明的地方才有可能变成废墟,则这“深山”的意蕴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诗人把人类社会的人文景观当成“废墟”,那是取其意象相近之故。“你说你怕来到这里”,这个“怕”字,不是害怕的怕,而是含有若干失落和伤感的心绪。因为来到这个废墟,就会令诗人(你/我)触及不愿面对的景观--奇形怪状的树会走动。森林里的树原本是静凝不动的,而且千姿百态,显示它成长岁月的艰辛和峥嵘。诗人虽然“怕”来到这个废墟,却又不得不站在废墟一角环视周围,他所看到的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树,那是变形了的,扭曲了的树,这树还会走动,这就给“废墟”下了一个明确的定义:深山中的废墟之所以是废墟,并非是文明的湮灭,而是刻意装扮的道场。树的形象是人的形象的化身,我们不也听过“树人”这个词语吗?人要像树一样耿直庇佑他人,这才是树人的秉性。但如今,这树已离开生他养他育他的土地,在“高楼大厦围起的森林”里到处走动(闯祸),意欲何为?是扰乱这森林的秩序,宁静和自然的生态,还是麻烦制造者?

目睹这森林的怪现象,诗人并不是以一个卫道者的身份站出来大声疾呼,而是冷冷地巡视着:“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深夜里/很多很多无理取闹的声音”。在这里,你我的身份突然变换,你变成了我。前面写的“你怕来到这里”,是诗人故意隐藏的一种悲哀的心态。悲哀的来源是深山和森林的被破坏,是充塞于整个空间的喧嚣--这异常暴烈的无理取闹的声音!这声音同“奇形怪状”的会走动的树有联带关系,它将整个森林的平静和凝固给摧毁了!

诗人冷然的姿态很快就被自己的“视觉”所搅动,他看到“车流流成的小溪/水很浅/但仍然可以淹死过路人”。单从字面理解,那是现代都市经常发生的“车祸”事件,但诗人为什么要写车祸事件?它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它牵动了诗人深埋在心坎里的什么情感?

如果我们联系接下来写的“这里不用火葬/许多牺牲品就地执行”,就比较能捉摸诗人的心思。车祸事件并不是造成废墟的原因,诗人无非是将现代文明的矛盾与冲突借车祸婉转的表达出来,诗思的隐晦手段是为了引出“许多牺牲品就地执行”这样一种残忍无人性的画面。这不应该是现代社会所具有的现象,倒像是屠宰场了。

站在枯骨的软垫上/我们用颂歌/赚取一点外快”

枯骨能成为“软垫”,该是用数不清的人骨“垫”成,用数不清的“牺牲品”垫成。“车祸”不可能造成这样的景观,只有“人祸”才会留下这个历史的伤痕。“我们用颂歌/赚取一点外快”是反讽,那是指一批“奇形怪状”会走动的树,“颂歌”可以当动词使用,它所隐藏的意涵只能靠读者的想象力去捉摸。

现代都市的“废墟”,是危机四伏,用美丽的外衣包装的景观,诗人的诗思有时明快有时隐晦,不太容易让读者切入。诗人所看到的画面只是这“深山”里的某个侧面,还不足于构成整个“废墟”的网络,所以凝聚起来的力量比较松散。不过,我们也看到,诗人在运用诗语言方面倒有一些可借鉴的特点,比如在诗开头写的“你说你怕来到这里”,巧妙的避开陈腔滥调的规范化的框框,而使读者能直接跳入诗人所预设的氛围里。而后由“你”转化为“我”的角色互换,也显得自然不露痕迹。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從未如此口罩過
日子從未如此口罩過,读来令人莞尔!好诗! 钟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鼠年的号角
过客,好诗!让我们共同奋斗,祝福神州!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坠机
袁霓老師的微型小說內容都十分耐人尋味,拜讀了!林曉東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1237787
  • 在线: 8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