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方/袁霓

 

此事发生在40多年前。

小兰从小就菩萨心肠,连蚂蚁都不敢捏,可她对蟑螂,却像遇到仇人般有深仇大恨,非杀不可。

那天,她在写作业,眼角一扫,看到角落里爬出一只蟑螂,悠悠地爬着,她马上跳起来,脱下拖鞋,追着蟑螂就打,不两下,蟑螂就直挺挺地断气了。

妈妈摇摇头。看到妈妈的表情,小兰冲口而出:”我最恨蟑螂,只要看到它,就很厌恶,就要打死它,什么杀生,什么慈悲为怀,我才不管……”

……

小兰20多岁的时候,忽然犯病了,晚上常常睡不着觉,喊心脏不舒服,不能呼吸,眼睛凸出来,爸爸妈妈很担心,带她看医生,医生为她做了全身健康,发现是甲状腺亢奋,需要动手术。

那时医术没那么高明,科技不发达。小兰死活都不肯动手术,她说,我才不想在我的脖子上留一道伤疤。

小兰家隔村有一个中医,从唐山来的,又老又丑又干又瘦,但给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爸爸看小兰实在辛苦,就带她去看中医,老中医为小兰把了很久的脉,点点头说,可医,但定要相信他,才开药方。

爸爸说,信你。

这药要亲自办,行不?

行。

老中医开了个药方,仔细地折成对半,递给爸爸,”回去看。”

爸爸回家一看,写着:雅加达城西偏郊广济寺蟑螂屎一撮,茶叶一把,泡水喝,连喝一个月,即愈。

爸爸只好每天去西城郊,瞒着小兰,每天给她喝。

30天后,信不信由你,小兰竟然痊愈了,心脏跳的规律了,呼吸顺畅了,眼睛不突了。

小兰已经60多岁,至今不知医好她的是什么药方。

奇怪的是,她后来对蟑螂手软了。

小兰是我姑姑。

 

留言: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記憶中的雞蛋花
我喜欢鸡蛋花,我的第二本散文集的书名就取《在鸡蛋花下》。文中作者叙述悉心照料阿姨送的鸡蛋花,令人感动。可是最后她却把它砍掉了,这要有非常大的勇气。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佳節思兄
秋迪老师的这一篇充满亲情的回忆,令我感动。是的,人生苦短,天各一方,从此只有在回忆里思念。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974425
  • 在线: 3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