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窗夜吟

《芸窗夜吟 诗文选》

 

后记 文安于小且自怡/林郁文
 

这是我的第二本诗文集,就其主题、内容和栏目分辑而言,它基本上延续了我两三年前出版的第一本诗文集的风格。不同之处,是在诗歌部分,我增辟了一辑专为我的好友——著名油画家陈琳先生的43幅油画配诗。辑名为“芸窗赏画 为陈琳油画题诗”。此外,又多辟了一辑“芸窗寻韵 古体诗词”,共收诗文计168篇。

学写古体诗词,是我退休后才慢慢摸索自学的。这些年,我借用网络上的各种诗词学习软件,和向网上懂古诗词的文友请教切磋,几年内断断续续写了近数百首,此次挑出70首编入书内。我不会忘记,在我学诗期间,我有幸得到澳门的高德光夫子,缅甸的滇南先生和崇喜老师,泰国的胡盛廷学友的指导。

自从微信出来后,我发现我的创作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那就是无论写诗或写文章,不知不觉地向着小而精(简)的方向走,字数篇幅往短发展。主观上,这符合我慵懒的本性和年老精力日衰的现实;客观上,现代社会节奏加快,生活方式五花八门,人们上网看微信对超过三五分钟以上阅读时间的文字会显出不耐烦。这似乎在暗合中国古人“大道至简”的哲理和现代西方舒马赫“小的是美好的”经济学原理潮流。当然,这个目标,于我而言,遥不可及,但我愿以此自励。

孙犁云:“一人在室,高烛并肩,庭院无声,挂钟声朗,伏案修书,任其遐想。”孙犁是前辈大家,我不敢比附。然,老人家笔下这种怡然自乐的读书情调,却为我所向往和追慕。

这年头,小民出本书不易。因此我要特别感谢:

1.为我这本书的编辑、封面设计、装帧付出辛勤劳动的王益群老师——我的第一本诗文集的上述各项编排,也都是出自他的手,并获广大文友的好评!可以说,我们因此而成了老朋友;

2.特别感谢和我的亦师亦友的缅华的滇南先生、王崇喜老师、澳门的康宁英学友、泰国的胡盛廷学友、昆明的油画家陈琳先生、云南的美女作家彭彬女士、和澳门缅华笔会秘书处,他们或为本书写序、或封面题签,或捐款赞助,或帮忙申请国际书号。

在此,我谨向上述各位老师、文友、好友、同窗作揖鞠躬!

道一声:谢了,各位同道、同侨。同志!

 

2018.10

于昆明文瑞书斋

 

鸣谢:康宁英(澳门)、胡盛廷(泰国)、杨立仁(仰光)三位缅华文友为本书的出版鼎力相助,无任感谢!

其它留言

最新回應

文章: 碧叶蓝天
謝謝主編老師的鼓勵、推送! (這裏是兩首)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特别欣賞你這篇《樹》!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汶莱河之夜
拜讀美篇佳作! (中國)迦南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夢(外一首)
好有意境!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草原的風
好有创意!很妙!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巴黎,一瞬也就是一生
刚从巴黎回来,读起来更觉贴近。 —瞬也就是—生,的確如此。 在我们内心深处永远有—朶玫瑰 是的,文榕,我们且细心豢养 让玖瑰永远绽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念念不忘是那風箏
很感动的文章! 因为“摑了一巴掌”,因为“恨透了爺爺”!因为“通宵達旦參加聯歡會去”!读完后,都教人遗憾!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佳節思兄
秋迪老师的这一篇充满亲情的回忆,令我感动。是的,人生苦短,天各一方,从此只有在回忆里思念。
01/01/1970 12:00 am
文章: 在飞机上,看雲
我也非常非常喜欢观赏飞机下的云层。每次都拍摄很多不一形状的云朵,独我觉得挺兴奋的!
01/01/1970 12:00 am

计数器统计

  • 访客: 928985
  • 在线: 2

東南亞華文詩人網
www.seacp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