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書介紹
雙星集2

北雁、叶竹第二本合集<<双星集2>>由印尼印华文学社出版,收入两人诗作一百首,于而凡写的序,收录诗评30多篇,诗评家有中国的马峰、望西,台湾落蒂,香港东瑞,新加坡怀鹰、林锦,还有印尼的卜汝亮、晓星、符慧平等

 

 

 

真正的诗

 

于而凡

  

第一次读到北雁与叶竹的诗作,是在"双星集" (1)。说实话,当初读到他们的诗,很是震撼,只能用惊艳这二字来形容。这是因为想不到,在印华诗坛能读到这种风格这样水准的诗作。众所周知,诗歌是印华文坛最脆弱的一环。正如对印华文坛够熟悉的台湾诗人林焕彰所讲,印华写诗的虽然人数不少,可大多年纪都偏长,经历了长达三十多年华文封闭,诗风还停留在华文封闭之前,是早期中国新诗写实主义和口号式、概念化写法的延续,尚未现代化起来。

 

在这种僵化的大环境里,北雁与叶竹的诗就似一池清泉,给印华文坛带来生机。确实说,对熟悉世界当代诗坛的人,他们的诗绝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可是对广大印华读者来说,却是充满倾覆性的怪诗。这就像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朦胧诗运动,本是重新锭接四十年代已开始萌芽,而被政治运动割断的现代诗风,在台湾香港已成平常,在大陆却被看成是异星怪物。北雁叶竹的诗也面对这种情况,他俩这说新不新的异诗,在印华诗坛扬起了迟来的现代诗风,让冬眠已久的印华诗坛,再次与世界华文诗坛接轨。

 

就是因为读到他们的诗,才唤起我写诗的兴趣和勇气。最初是通过千岛诗页而认识主编叶竹,而后我们的交流也频繁起来。虽然多年交流无间,却未曾碰面,通常都是通过手机短讯往来,可这不妨碍我们为彼此的写作打气。与北雁倒是有缘在万隆见过一面,和他交流虽不多,却经常在报刊上相互声援,为维护现代诗而鸣。

 

虽然同是崇尚现代精神,北雁与叶竹的诗风各有特色。北雁的诗歌突出人文关怀,贴近社会现实,就如'空屋':租不到廉价平方的人/越来越多/好心的人们争着建高楼/给燕子住。

 

北雁突出在小诗的创作,短短几句,便道出命题,就像他的'隐伤':两岸的流水/将年华流失。

 

在意象的运用中,北雁善用生活中平常细节,把它们与宏大概念连贯。可看:三杯过后/不觉中/手中的烟火/烧红了赤壁(讲古);每年国庆/总有倾盆大雨/为我们清洗/罪孽(国庆日)。

 

北雁的词语从初期的凝重蜕变成现今的尖锐,看来这与他近来多写小诗有关。同样是刻画社会现象,在较长的诗篇,北雁凝重内敛的词语除了用来传达思想,也肩负著情景构建的任务。而在寥寥几行的小诗,文字的精简变成主要,情景构建就成次要。面对社会弊病,几句内敛的话语显然不够着力,北雁就采用尖锐如刀的反讽批判语,一针见血给予有力的震撼。且看'典当1':无人问问津/这身皮囊/据说缺乏应变的软骨。

 

而叶竹的诗歌更重视哲学的思索,切入物象本质,像那咏物诗'窗':在他叫醒我之后/阳光闯了进来/不由分说/要我乖乖就范。他懂得收买人心/一大早/就将我的秘密泄露出来。我不疑有诈/一切都听从他的/他给我的风景/原来都是拍戏时的用具。不要靠近窗/他会亮到你全身发冷/他是一口井/使你不能自拔。我只好再开一个心窗/里面很暗但不危险/远远的/还看到许多被隐蔽的真实。

 

叶竹的功力在长度适中的诗作更能呈现。他对事物的表象层层剥开,多面检视,让读者在阅读中细细咀嚼。如那典型的'无形的刀':无形的刀是把胆小鬼/挤在人群替自己壮胆。。。无形的刀削不开一粒苹果。。它只在无形气体中!寻找无形交易。无形的刀磨亮一组词汇。。。无形的刀是一道隔离的港口。。。无形的刀是一把人类自铸的伤。。刀尖上渲染不出血的虚妄。。

 

叶竹写诗不按常理出招,用的意象奇特,富有想像力。最有代表性的是'疯妇骑上火车的联想':我在铁轨旁/火车像疯妇似的/一节节而来,好险/刚好碰上一颗站在路边的我。很远我早就看到/她上车的姿势/不容你细想/喏!就这样上去了。。。

 

叶竹的词句时而奇崛时而灵动。用词不常,蛮有创意。请看:一只蟑螂在我身边产卵/留言敷满一张床/夜让疙瘩愚味了/追杀跑掉的梦(蟑螂);消息不会离开你/他拒绝传媒/会忽然而至/晾在晒衣竿上(消息)。

 

这本书是北雁叶竹第二本合集本,距离第一本合集书,也有好多年了。从中,读者当会看到他们为现代诗歌所作的坚持与努力。其实,说他俩现代是广义的,主要是指精神的现代而不是流派的现代。诗歌界允许多种流派共存,每个诗人可以用自己独特的风格写诗,最主要是要写出诗意,远离概念化口号化的伪诗。虽然,北雁叶竹的诗并非无缺陷,也不是每首诗都成功,可他们已经为写出真正的诗,迈出正确的脚步。在此,作为诗友,我只能对他们说:印华文坛有你们真好。加油吧!

 


20132月中于雅加达


其它留言